撩人的春风

王晓霞 王晓霞 经典耽美文 美文美句 2019年10月13日 08:22:10 164

春风掠过,万物复苏。春风掸去人们一路艰辛,身上的尘土;春风拂去猫冬的郁闷,生活中的云愁;而春风一次调皮的舞动,还撩动了我那潭沉寂的春水。

“老头,快九点了起来。”蒙胧中,感觉老婆拍我屁股在说。平时“懒鬼,滚起来!”被子一掀,今天咋那。“啥事?”老婆说:“天好,出去转转”。“好不容易盼星期天睡个懒觉,自已去吧!”听我回答,老婆呑吞吐吐说:“最近老有人问,老头咋没一起?还莫明其妙的说,有个老头原来是个官很有钱老伴刚走”。想想退休后出来打工,半年没与老婆散歩。中央领导还常在电视露个脸,让全国人民知道没腐败关进去。再不露面真当我死了,打我老婆主意。“到浩然广场去吧,那人多。”妻子听说,忙着在脸上描来涂去的。

早餐,在老乡的小吃店,喝双沟羊肉糊棘汤,吃老面馍。老板问“咋好久没来?”老婆忙说:“老头刚退休,几个公司抢,现在是副总忙的很。”女人呀!明明是想打工赶紧还上房贷,是个帐房先生要按时上班,非要说得这么悬乎。不过人都愿听好话,自已也飘飘然起来。

饭后沿着繁华的航空路去广场。路上老婆不断主动跟人打着招呼,重复着那些抢呀,副总的话。时不时还帮我整理下衣服,擦擦嘴边,眼角的。岁数大了难免有邋遢状态。不过想想凶神恶鬼的老婆,温柔起来也挺可爱的。

游完街来到广场。广场沿汉江而建,与政府隔路相望。一部分在防洪堤外,精致的小广场四周大树环抱,中间喷泉在音乐声中水珠四溅。广场上东一摊,西一摊棸集着跳舞,唱歌的人群。穿滑板鞋的小孩像蝴蝶样穿梭之中。随妻子跟舞伴们打过招呼后,翻过防洪堤。洪水退去的沙丘绿化后,政府修建了大量奇山,小溪,木栈道及景观;孟浩然铜像矗立中央;绿林,花丛中布满健身器材,运动场地和各种形态的坐椅。到处都散落着休闲的人们。

沿着绿道转了不到一半,老婆挽着我说:“真累休息下吧。”我们来到江边的靠椅上,几位老头在似睡不睡的钓魚;不远处一对情侣依偎着说情话,情浓时热吻着发出燥人的声响。老婆说:“我们也是人呀!当空气走吧。”我们沿着木栈道穿过寂静的假山时。一阵风穿出山洞,在脚下打着转,卷起几片树叶向空中飞去。老婆说“迷着眼了”。“我帮你看看”。看着被泪水花妆后的熊猫眼,我笑着问:“化妆了?还涂唇膏”。“嗯,生日儿媳送的那套韩束化妆品不用浪费了”“性感”!一股香味钻进鼻空,心咚咚跳了几下。“真香我闻闻”顺手把老婆拥入怀说。老婆温顺的把头扎在我胸前说“大几佰,肯定比你用的两块钱宝宝霜好闻”双手自然扶住我双肩。当我闻着发香慢慢向脸移动时。突然她双手一推“滚!滚!老不正经。”

不由得想起我第一次吻她的情景。那是三十多年前,同样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不同的是去农村稻场看电影的路上;同样是一阵旋风,不同的是旋风贴地面向前慢慢消失;那次她同样说:“迷着眼了,”我说:“帮你看看”,但她说了句“不许占我便宜”;那次我同样看着泛红的唇,闻到发香心咚咚乱跳地说“真香我闻闻”把她拥在怀中,不同的是那次心跳是准备落荒而逃。她是双手笨拙的扶着我肩在向内用力。那次她同样有话语,不同的是她说的是:“嗯…嗯,轻一点!轻一点!”

不对不对!不对!我总觉得有点不对,刚才她是流着泪,无法睁眼。可那天分明两眼睁的像灯泡,还放电。是真迷眼了吗?这些年她到处说是我先追的她。晚上回去一定要搞清楚,那次到底是谁先撩的谁。

上一篇:一生热爱。

下一篇:你站在天堂向我俯身凝望,半带忧伤。

版权声明

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,部分内容及图片不代表本站观点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!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,提倡信息共享!美文美句_耽美文学_美文摘抄欢迎转载!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